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

【中学佳文赏析】家乡的年

在东北,除夕夜前的日子都是十分平常的。大人们忙着商议过年的安排,孩子们则享着大雪天的福——后院的雪就够他们“厮杀”一整天了。然而我最关心的则是大年三十那一天。 在我居住的小县城,虽…

在东北,除夕夜前的日子都是十分平常的。大人们忙着商议过年的安排,孩子们则享着大雪天的福——后院的雪就够他们“厮杀”一整天了。然而我最关心的则是大年三十那一天。

在我居住的小县城,虽没有隆重的活动,但年会是必须的。年三十一早,我便坐着三叔的车赶向了年会。远远地,我便闻到融在风中的小吃浓香,隐隐地挑动着我的心,于是越发急着到达了。一到门口,不等三叔踩住刹车,我就跃下车跑进了集市。演奏乐器的老人、卖海货的大爷、画糖人的阿姨……俨然一幅热闹的画面。摆糖果的小摊,一格格不同的糖,远看是五颜六色的。此起彼伏讨价还价的声音,让我兴奋地向更深处走去。忽地“砰”一声巨响,回头一看,老式的机壳下,又一盆爆米花做好了。每年当三叔买海鲜时,我便跑到斗龙虾的小摊,饶有兴趣地看着铁盆儿中的两位“斗士”你追我打。东北的斗龙虾极为好看,常常看着看着就忘了还有年货要买。看摊子的小哥已知我是常客,每次都给我挑最大的两只。上次我便看到其中一只给另一只来了个“过肩摔”,实是精彩极了。等三叔叫我走时,才发现连中午都快过了。而我嘴角的笑容却久久不褪。

年三十中午不能吃多,要给年夜饭留肚子。到了晚上,家中也都打理好了。厨房里老的火灶头轰轰响着,年夜饭要开始了。一会儿,奶奶喊着“开饭啦!”进了屋中,炕上早已是饭菜飘香,长辈们互相敬酒。父母兄弟,每个人的笑容都在热气中朦胧。我与堂兄交谈着。爷爷举起杯来——“干杯!”所有人都碰杯庆贺。我抬眼看电视,已然到了今年的最后半分钟。在杯觥交错间,亲人们被这团圆凝聚。即使睡觉时,我脑中还品着可口的饭菜,感受着过年的气氛……

东北的年总是让人感到很短。可能在记忆深处,一年似乎只有这么一次团圆的时刻,但民俗与年味却久久封存在人们心中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大众教育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edudz.cn/zixun/1163.html

作者: 大众教育网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